花开淡墨痕

瑟瑟轻寒

首页 >> 花开淡墨痕 >> 花开淡墨痕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长歌汉阙 星梦情缘大玉儿传奇续 剩女穿越:冷王的替身妃 浴血重生:倾城妖后乱天下 重生:蛇蝎弃妃狠毒色 父后,母皇被抢了 六宫凤华 邪魅王爷俏“侍卫” 重生之温婉 媚帝欢,毒宠冷后
花开淡墨痕 瑟瑟轻寒 - 花开淡墨痕全文阅读 - 花开淡墨痕txt下载 - 花开淡墨痕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第136章 番外:最终(完)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最近太傅布置的课业很重吗,难得见你过来。”一年之中阳光最为舒爽明媚的时节,悠然走在拒霜宫后面的花坞中,道路两旁枝叶扶疏,时不时绊住衣袖,每次她尚未来得及动手,凌睿便为她一一拂开。

这样温柔细心的举动,不由让她想起另一个人。再看那双眼睛,是澄澈的墨黑,阳光折射下,水晶一样莹莹生辉,整张脸的青涩尚未褪尽,但显然成熟的气息更多一些,十四岁的少年,已经成长得很快了,外貌也越来越像那个人。

收回打量的目光,眉梢略微凝了起来。

“母后在想事情?”

觉察到她的异样,凌睿偏过头问,虽然并不清楚究竟缘自于什么。

沐墨瞳转过头,浮现出揶揄的笑意:“我在想你是不是对女孩子都这么殷勤?”

纯黑的眸子讶异地闪了下,露出一丝窘色:“母后……”

“又不是什么坏事,干嘛这么不好意思,如果有了喜欢的人不妨带来给家里人瞧瞧,成亲虽然早了点,但是可以多相处一阵子,互相加深了解总是有好处的,再过不久等到正式参政就没那么多时间了,所以现在如果有心仪的人不妨多交往交往,也好早日确定下来。”兴致盎然地说了一大堆,才顾及到说话对象的反应,“当然没有的话也不急,来日方长,机缘到了自然就会遇上。”

“我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待她停下来,凌睿才说出自己的想法。

“没关系,现在没有以后总会有的,说不定哪天突然就对一个人有了想法。”伸手攀了朵开得正好的夹竹桃,还来不及凑近面前便被制止——

“这种花孕妇不宜。”夹竹桃的叶及茎皮有剧毒,花香会使人昏昏欲睡,不利于胎儿成长。

沐墨瞳闻言放开花枝:“还是你细心,我都没留意。”不自觉将掌心贴在小腹上,那里已经有了两个月的小生命,原以为流华之后不会再有孕了,没想到人生往往有意外发生。这次的孩子乖顺许多,孕吐厌食的反应没有上次那么强烈,让人省心不少。

“上次太医列了张忌讳事宜的单子,我看过一遍恰巧记住了。”

“是啊,你不说我都没想起来你过目不忘的本事。”

走出花坞的范围,是意趣盎然的假山碎石,凌睿扶她寻了块石头坐下。

“平日里母后自己也应当留心些。”

这样叮嘱的语气显得与年龄不符的老气横秋,沐墨瞳失笑,她又不是第一次当母亲,太医都说她的身体状况没问题,生产不会有危险,可身边的人却比上次更加如临大敌,虽然类似的话听了不止一遍,还是认真地答道:“我知道了,今天回去就把那张单子找出来背熟。”

仔细端详眼前的孩子,确切来说已经不能用孩子来形容他了,十四岁就要面临这么沉重的担子,然而也不能说凌玄戈的决定有什么不对,只是每当看到那张过早成熟起来的脸庞,就忍不住叹息。

“我记得你小时候喜欢叫我墨姨,长大却没有再唤这个称呼了。”

“母后也说那是小时候。”小时候不明事理,长大了却无法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沐墨瞳怔然片刻,突然问他:“你认真告诉我,这个天下你想要吗?”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或者说,如果你父皇不将这个皇位送到你的面前,你会想要它吗?”

从一出生就是储君,理所当然被所有人当成下一任帝王看待,却从来没问过他究竟想不想得到那些。

第一次有人明白无误地在他面前提及这个话题。

刹那竟被震动了,久久回不过神。

锦绣繁华、万里江山,尊贵无比的身份,万人敬仰的地位,这一切,他,究竟想要得到吗?

一直被期望着走向那条路,从未想过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可能。

思索了良久,才开口:“如果让我接替父皇成为这个天下的君主是你们的期望,能够让你们从此安心的话,我会去做,并且会做到最好。”

沐墨瞳心头颤了一下,直到这时她才完全确认,他竟是知道的,那些从未在他面前提及的隐秘,并不能够藏得密不透风。

正是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世,才学会了沉敛持重,才会安静得不让任何人操心。

也曾想过,当他得知真相的时候会有怎样的反应,或许会同许多叛逆期的孩子一样陷入偏执的漩涡,或许会痛苦愤恨地指责他们欺骗了自己,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平静,超出了想象的平静。

坦然迎着她的目光,语气是浓烈的诚挚,以及参透世情的淡然:“无论曾经发生了什么,父皇和母后都是我这辈子最敬爱的人,那些事情既然已成为过去,那么就放开它吧。”

长久以来随着他年龄的增长而渐生的忧虑顿时消散,难以形容的复杂情绪涌上感官,突然之间才发现,悉心抚养长大的孩子,原来已经这么出色了,他以他动听的声音告诉她,放开那些过去吧。

“你是你父亲的骄傲。”阳光温暖得令人想哭,伸手抚上面颊,才发现流泪是一件这么容易的事。

******

从宫里出来,原本是无目的漫步,没想到最后竟在锦绣棋轩前停下脚步。

日子久了,连习惯都难以改过来。

摇了摇头,既然都已经走到门口,没道理不进去。

熟门熟路上了二楼雅间,竹帘之后果然坐着一人,室内依旧弥漫着熟悉的静神香。

看到来人,孔雀般狭长的眸子闪过一丝讶然:“我以为那天不欢而散后,你不会再来了。”

“原本没打算来这里的,不过来了也好。”毫不掩饰地摇头,不过想随意走走,毕竟对他来讲随心所致的日子不多了,“以后跟在父皇身边做事就没什么机会出宫乱晃,无论怎么说也应该来道个别。”

钟眠枫沉吟片刻,说道:“我以为那天说的话就算你不放在心里,对于这样的安排也会有所抗拒。”

凌睿抬起头,直视眼前的人:“我以为你既然清楚有的事情我早已知晓,就会明白那天的话对于我并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何况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我既然连造成当年局面的钟氏都可以平静面对,又怎么会去追究其他人的责任。”

超出年龄的沉稳面容,显出几分罕见的犀利锋芒。

“为什么?”即便知道他在当年的事情中起到的作用,却仍旧与他维持亦师亦友的关系,难道不是因为隐忍,而缘自于原谅?对于他来讲,这种心理是不可思议的,至少他不能够视为理所当然。

“你不懂人心。”低低叹了一句,眉目间一股湛然明朗的气韵,通透如同佛光,“所以也就不会明白,人生有很多种活法,而我不会为死人而活。”

他只为那些活着的人而活,比起那些已经消逝的生命,活着的人才更重要。

窗外隐隐传来鸟雀的啁啾,入得耳朵,更显周遭的寂静。

直到室内只剩下一人,他仍旧未回过神。

桌上的茶盏氤氲地吐着热气,余温散尽。

你不懂人心。

多年之前,也曾有人说过同样一句话。

那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之下?

歌舞升平的景元年间,钟氏和沐氏尚未壁垒分明。

恰逢春猎,冬的寒烈尚未褪尽,然广袤的原野间已略窥复苏的迹象。

旌旗飘展的畋猎场上,原本鼓动的骑猎气氛却因为刚传来的消息荡然无存,人人都焦灼忐忑地望着前方林子深处。

皇室成员进行的畋猎比赛中出现意外,太子竟遭遇上棕熊袭击,离得不远的三皇子闻讯已前往救援,消息传来的时候皇后禁不住当众晕倒,景元帝立即派遣大批侍卫入林,务必确保两位皇子无恙。

其余的人留在原地等候,营地上一时只听得见寒风过境,夹杂着马蹄轻踏的细微声响,随着更漏一点点渗下去,所有人的心越悬越紧。

当他策马停在营地前方红色骑装的少女旁边时,距离消息传来已经过了一个时辰。

“沐姑娘很担心?”不经意地问。

少女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那一眼力持镇定。

依照圣令,除了救援队伍,所有人皆留在营地等候消息,以防林中还有其它猛兽袭击。身为女眷,她不留在后方宽慰皇后,反而跑到前面张望,急切的心情可见一斑。

“不知道沐姑娘是在为谁担心?”

仿佛视他不存在,执着地看向林子边缘:“两位殿下皆未脱险,身为三殿下的表兄,远定侯看起来过于轻松。”

“太子遇险的地方在林子深处,前去救援的队伍一时未必赶得过去,而离那里最近的是三殿下,你说这个时候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少女回头看了一圈,其他人离得稍远,两人的交谈完全不会担心传过去,难怪他说话毫无顾忌,这种口吻甚至称得上狂妄。

皇家之中从来不缺乏储位纷争,现在太子身陷险境,若出了意外只能算作天灾人祸,即便什么手脚都不做,只要拖延救援时间保全自己,哪怕仅让太子因此落下残疾,不费一兵一卒,诸位便会易主。这样的天赐良机,不可能有人不动心。

她转过头来,墨色的眸子笃定无疑:“你所期望的事情不会发生。”

“何以见得?”同样年少的他,尚不能做到淡而无澜,当即被挑起了争辩之心。“一样流着钟家的血,你认为是你更了解他还是我更了解他,弄脏自己双手的事情做不出来,坐等结果的事情却未必不会。”

“或许你说的是对的,皇家的人我的确不够了解,可是,你不懂人心,一个人在危急关头作出的决定往往出自于本能而非理性,而我相信他的本能和你们不一样。”见他明显轻视而不以为然的样子,她也未多做辩解,转而道,“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就赌他们两人都会脱险回来。”

人都有心高气傲的时候,少年得志的他怎容许遭人质疑,未及多想便点头应下:“赌注是什么?”

“赌注?”少女凝视根本看不清的远方,悠悠吐出一口气,喟然道,“若我赢了这个赌局,他们都平安归来,便是我能获得的最好的赌注,还需要什么其他的东西当做赌注?”

他霎时愕然,她居然为了一个渺茫的期望,放弃一个任意要价的机会,而且还放弃得那么虔诚。这种行为在他看来简直愚不可及,可同时也真切感受到内心深处的触动,与浸淫在功利心理下全然不同的陌生情绪,本能的排斥,却无法忽视。

突然前方传来一阵骚动,是前去救援的人派先锋回来报信,说两位殿下虽然都受了伤,但均无大碍,不多时便会回到大营,让太医即刻准备接应。

得知消息的那一刻,他清晰看到身边人眸中展露的神采,无与伦比的夺目,甚至没顾得上向他炫耀自己的胜利,便扬起马鞭朝林子的方向疾驰而去。

注视那抹红色身影迅速消失在眼前,前所未有的溃败情绪将他淹没。

他并非不能接受失败,只是无法接受一个毫无理性可言根本没被自己放在眼中的人赐予的失败。

他最擅长的就是看透别人隐藏在心底的情绪,将之玩弄于股掌之中,而她居然当面直言他不懂人心。

一次的失败而已,他总会在下次赢回来的。

当时他这样告诉自己。

而事实上,他也以为自己做到了,北弥山上那一场动乱足够让人败得彻底,他想赢的那个人,输得一败涂地。

然而即便表面再风光,心底深处却始终没有得到应有的满足——为什么没有在那张脸上看到动摇,如那次失败的赌局给他带来的认知遭到质疑的动摇。

不仅那时没有,从来也都没有,就算是被逼入绝境的时候也丝毫没有。

或许,她跟他终究是不同的。

手中的茶盏已经冰凉,再也泛不出一丝热气。

你不懂人心。

时隔多年,第二次听到这句话时,看到少年叹息离开的样子,仿佛佛光普照,郁结多年的心事,豁然一下子解开。

为什么要汲汲追求权欲,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咬住沐氏不放,为什么在凌睿面前提及过去,那样做对自己根本不会有任何好处……

原来不过是想彻底的赢一次。

原来一直都不肯承认,其实自己根本就没有赢过。

原来纷纷扰扰这么多年,只是年少时延续至今的执念而已。

原来,原来,时至今日他才想明白。

摇头苦笑一声。

轻轻放下茶盏,仿佛放下背负多年的包袱,安步当车地走出锦绣棋轩,迎面直射下来的阳光照得眼睛微微刺痛,心底却升起一股快意。

从此以后,天高地远,再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

《花开淡墨痕》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刷书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刷书网!

喜欢花开淡墨痕请大家收藏:(m.shuanshu.org)花开淡墨痕刷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一个警花三个黑老大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朕的爪子一定要在上面 (gl快穿) 父后,母皇被抢了 人生如若初见 大魔神 春芳歇 重生小丫鬟 长风 天定风流:千金笑 盖世仙尊 我在黑暗中注视着你 审判日 小妻未成年 侧福晋的随身空间 战神狂妃 全职法师 龙套的自我修养 情陷 暴君的冷宫皇后
经典收藏 重生之爱的抉择 娘子,要听话 邪佞冷皇的爱妃 江山归你,你归我 天下谁人不识君 夜未央:汐流芳 爱如妃花轻似梦 落跑相公狠狠追 穿越-两代僵尸皇后 巨星王妃 绝色小妞:医王太霸道 嫡女狂妃:极品宝贝无赖娘 末世女的古代生活 傻妃贼逗:王爷泪奔了 凤鸾九霄 女人太难缠:半面皇妃 腹黑杀手妃:妖孽兽夫 一后难求 吉祥小皇后 穿越嫁给鬼王爷:无敌王妃
最近更新 欢喜记事 卦妃天下 尚书大人易折腰 美男要乖乖,任吾采撷 猎户家的小农女 凤回巢 暴君的第一宠妃 第一侯 靡靡之音:亡国帝姬复仇记 凤鸾九霄 裙上之臣 代嫁皇后闯君心 良婿美夫 农门贵女:李家大郎娶小妻 冒牌嫡女很嚣张 金粉 医妃惊世 但欲与卿共 一品仵作 娘子,要听话
花开淡墨痕 瑟瑟轻寒 - 花开淡墨痕txt下载 - 花开淡墨痕最新章节 - 花开淡墨痕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